Waiting consistently

想在拥有温柔的同时,也拥有着痛苦。

终于…这一天

你要结婚了。选择在感恩节这天公开,你的心意我们接收到了。听到结婚的消息我是开心的,你终于找到了想要与之携手度过人生的那个人。然而看了眼新闻,突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似曾相识的剧情,现在完全没有实感,脑中一片空白。

祝你幸福这件事,看来并不能违背真实的心意立马说出口呐。所以容我缓缓吧,就这一晚。反正你说过你有全世界最赖皮的饭,那就许我赖皮一次吧。十五年来都有好好听你的话,任性这一回应该也不为过,对吗?

但不论我和其他饭们现在的心情感受怎样,你都不需要觉得抱歉也不必怀抱沉重的负担,无论如何结婚都是喜事,是你和你未来妻子的共同决定,是两个家庭的相交结合,与我们这些外人无关,按自己的心意想法去...

/  

若干小记备份

懷念的意義

懷念的意義或許就在於只要我還在懷念,你就依然在我身邊不會離開。


二月二日

不要輕易在他人面前秀你的優越感,因為最後丟臉的可能會是你自己。或許某些方面你確實很強,然而你強並不代表在這方面別人就一定比你弱。「我很擅長這件事所以你一定不如我」這似乎是很多人都會產生的思維誤區。最近實在是不太走運,總遇到莫名其妙的人和事,想吐槽都吐不過來。莫犯與這些人相同的錯誤,以此自警,切記,切記。


二月十三日

有人說,如果你久久地注視着一個人的話,那個人總會有回過頭看你的時候。如果他沒轉頭,或許只是你注視他的時間還不夠久。沒關係,你知道自己等得起。於是有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堅持,始終抱...

/  

头痛

异国他乡的深夜。一个人的房间。剧烈的头痛。蜷缩在床边。揪着被子恨不得昏厥过去。直到清晨天微亮,终于挺过去。身上全是冷汗,凉浸浸的。突然很想哭。但也只是鼻酸。没有泪。更多的是类似于绝望的悲凉。可是也有又熬过一关的庆幸与感恩。

背影
曲:Shoji Ishii 词:林夕
编:唐奕聪
要是这刻你微笑 我不会流泪
如形和影是最痴缠伴侣
随时随地共对
却又 没法拥抱下去 当要拥抱便会失去
不知道彼此似谁
要是你感到难过 我不会快乐
如形和影做那相同动作 完全来自直觉
接近 但却比你慢了 早了先了後了一步
始终也背着阳光
如像你的
身边倒影 你依稀的背影
不清不醒 埋没了真的本性
不可走远 但也不能停
蒙着眼睛
怎可分清 你清晰的背影
不响一声 常在你左右共鸣
只可惜你 未看清
要是你想要前进 我不会退後
如...

1

一念之间

  天近黑的时候出门去家附近的Countdown买点东西顺便去Sushi Bar买盒寿司当晚饭。半路上看到前方巴士站224正好到站。经过车门,身体比大脑更快做出反应,脚步一转便上了车。可也几乎在上车的同时脑海里产生了“那就去吃西安饭庄吧!”的想法。临到目的地,又突然起了念头“要不直接去city吧!” 于是没下车就这样坐到了终点站。所以今天的晚饭从本来的寿司到凉皮肉夹馍最后变成了一碗豚骨酱油拉面。

  转念总在一瞬间。不经意的转念带来的结果大相径庭。

  转念的频繁了就是善变。

  我想我是善变的。

3

若干往事

1.

  六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凉如水的秋夜,W小姐发了篇博客,其中有这么一段, “对于我来说已经习惯一个人。不喜欢依赖也不喜欢被依赖,只想潇潇洒洒的来自在痛快的走。对于人世的事已看的过于明白,不想轻易的深入也不想被随意的窥视。我有一座城堡,装满过去和现在。城门太沉重不想频繁打开。相识既是缘,又何必执着于是否进过堡。不是你们不够好,只是我想确保有地可退。” 而我当时的回复是“很多人,一直在你身边,仅仅因为愿意陪在你的身边,只是旁观,并不曾打算走进你的世界。其实,这世上本就没有谁能真正走进谁的世界。实在不必多虑。你只需明白有这些人在就好。”...


1

旧时光

   从今早被冻醒睁开眼的一瞬间,就有种异样的感觉,像是回到了18岁以前还在老家的日子。或者具体点,应该是回到了十年前大概读初三时的某个冬日。
   以为和平常一样,这感觉只是出现一下很快便会消失,可没想到它不旦没有消失反而愈加强烈,竟持续了一天。连阳光的温度,天空的透明,云朵的形状,微风的气息都无比熟悉,像是在提醒我曾度过的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时空扭转,异国他乡,万里之外,不可思议。
   做饭,整理,打扫,清洗,晾晒,喂鸟,浇花,沐浴。吹干头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落日余晖,仿佛时光就此停留,说不出的宁静。缓...

3 1

昨天傍晚出门去便利商店,路上一阵滂沱大雨。
买完东西出来,便遇见了这美得让人惊心的落日。
因为不期而遇,所以格外美好。也正因突如其来,所以毫无防备,晃了眼睛。
夕阳总是下沉的很快。直到它的轮廓完全消失,眼里还留有点点光斑。 

这样的落日,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能看到。

也许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2

所谓“心灵鸡汤”

  写给自己: 

  今天看到这么一条微博:“碰到一点压力就把自己变成不堪重负的样子,碰到一点不确定性就把前途描摹成黯淡无光的样子,碰到一点不开心就把它搞得似乎是自己这辈子最黑暗的时候,大概都只是为了自己不去走而干脆放弃明天找的最拙劣的借口。” 底下一众的认同,自勉。看着蛮无奈的。

  其实真的因人而异。这话我也可以衍生出另一句: 你的不堪重负,黯淡无光,最黑暗的时候,在别人眼里不过是一点压力,一点不确定性和一点不开心,他们不会知道眼中的这“一点”背后是怎样的境况,所以低潮的时候还是安静自省的好,不要...

1

半昏迷

  三个小时醒了两次。好多好多的梦。在床上愣怔了半天,听到敲门声才回过神来。换煤气的师傅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我也迷迷糊糊不记得他何时来又是何时走,似乎只有院子里草坪上推车的痕迹才能够证明他曾来过。但打开车库门让他进来的是我,等他走了以后我也并没忘记要关上车库门。每每觉得身体和意识要严重分离了,意识却又尚能支配身体的行动。

   回到床上继续躺着,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好像又开始做梦,梦的内容完全不记得了,只觉得一片混乱。睡不醒的样子。半昏迷的状态。好疲累。醒不过来。

1

© Waiting consistently | Powered by LOFTER